第四版:副刊·广告总第5083期 >2022-01-14编印

一家三代念党恩
刊发日期:2022-01-14 阅读次数: 作者:李仙云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是父亲生前最爱唱的一首歌,当年我年少不懂歌中情,还嗤笑父亲把一首老歌当口头禅反复唱,待我懂得时已是中年了。还在襁褓中就失去母爱的父亲,从小被继父母各种虐待凌辱,童年时代就走出家门给地主做长工。在人生最窘迫潦倒之时,父亲受到一位军区领导的赏识和厚爱,让他加入了革命队伍,从此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党在父亲的心里,是恩比泰山重,情比大海深。其实,我们一家三代人都在蒙受党的恩情。

二十多年前,我正值豆蔻妙龄,高位截瘫无法动弹的双腿,已让我身心俱疲,生活也苦不堪言。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给我人生最大支撑的父亲,突然因心肌梗塞骤然离世。在那段人生的至暗时期,有一天,县残联理事长带领工作人员到我家探望我母亲,那位和蔼可亲的理事长握着母亲的手,关切地对我们说:“有困难找残联。”当时,我正在参加律师专科自学考试,正为如何出行发愁,理事长当即决定——考试期间,他会安排车接送我。

得知我爱好文学,喜爱写作,还有文章见诸报端与杂志,理事长便邀请我参加县残疾人代表大会。那次会议上,听着那些残友在政府的帮扶下,在各行各业做出的傲人成绩,我心中一次次热血澎湃,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感召与唤醒。

那年,我穿着红红的嫁衣,在茫茫人海中牵手了那位“为我推椅可好”的人。正当午时,在一阵热闹的鞭炮欢鸣中,残联领导和工作人员捧着喜庆的“百年好合”匾额,仿佛从天而降,出现在我的婚礼现场,暖心的慰问和亲切的祝福将原本一场简陋至极的婚礼气氛推向了高潮,为我们做证婚人的孙叔禁不住感慨:“我主持过无数场婚礼,今天最让我感动,县残联领导的到来,简直蓬荜生辉,让这场特殊的婚礼更加意义非凡……”随即,残联领导对我说,为解决我的实际困难,他们正在为我申请残疾人最低生活保障。看到我“浑身伤痕”的破旧“坐骑”,他们竟雪中送炭,把残联仅留的一辆轮椅赠予了我。

迫于生计,多年前,丈夫带着我和孩子外出打工。在异地他乡,当我踌躇良久后求助当地残联,这些残疾人的“娘家人”在丈夫择业、孩子入学等诸多棘手问题上,一次次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儿子当年就读的学校,不仅减免他的学杂费,还每年都发给他助学金。最难得的是学校懂得维护孩子的自尊,对于此类帮扶从不曝光炒作,一切都像春雨润物般无声地进行,让孩子在没有压力却动力十足、感恩满满中接受帮助。记忆中的几次家访,老师还自掏腰包给儿子买衣物和学习用品,言语中也满是关爱与关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残疾人是一个特殊困难的群体,需要格外关心,格外关注。让广大残疾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重要体现……”回顾过往,每一个艰难时刻都是党和政府在为我们这些身居底层的弱势群体排忧解愁,帮我们移除前行路上的羁绊和障碍。此刻,我想深情地道一句:“一家三代念党恩,党的光辉照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