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广告总第5047期 >2021-11-25编印

父亲的信
刊发日期:2021-11-25 阅读次数: 作者:宋 扬

自 从 父 亲 不 和 我 们 同 住后,他的信又隔三岔五地以微信的形式来到了我的手机上。

父亲耳朵不太好,七八年前 ,我 给 他 配 了 一 部“ 老 年机”。他七十多岁了,能看能写,唯独对电子产品一窍不通。

某天,父亲的“老年机”突然坏了。拿去维修时,维修手机的师傅很是吃惊地说,这两年,老年人中也很难找到用“老年机”的人了。配件停产,维修无果,妹妹只好给父亲买了一部智能手机。

听妹妹说,拿到智能手机之初,父亲一脸惶惑。只是教他开机、解锁、拨打电话,就下了一番功夫。好长一段时间,父亲给我打完电话,说完“好嘛,就这样了,我挂了”后,我还一直听到电话那头有各种声音传来,因为他总是忘记结束通话时要点击红色的挂断键。对于父亲使用智能手机这件事,我一直心存担忧,真要有个急事儿,父亲要是无法联系上我,那就糟了。

我 如 是 提 心 吊 胆 了 半 个月。一天,我的微信里突然传来了一条请求添加好友的信息,我狐疑着点击“通过好友申请 ”后 发 现 竟 然 是 父 亲 发 来的。天哪,父亲居然学会了玩微信。紧接着,我的微信里又跳出一串问候表情,有心形、笑脸、鲜花、礼物等表情。我便立刻打电话问父亲,电话那头的父亲很兴奋,问我收到微信没有。父亲还说,他的微信好友有七个人了,分别是妹妹、母亲、姑妈……自从有了微信,父亲和我联系的方式变了。每天,他都发来一条问候消息,文字之后,一连串各式各样的表情让我内心温暖无比。不惑之年,还被父亲记挂着,我仿佛又回到了趴在父亲背上安然入睡的童年时代,回到了收到父亲来信的大学时代。

我读大学那会儿,连最富裕的学生也只用 BP 机。书信成了我与家人联系的唯一方式。许是高三读得太苦,初入大学的我开始了“耍大学”的生活模式。一学期下来,考试成绩给我当头一棒——我挂了两门学科。到寒假,我心有不安却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家中。

临近开学时的一天,我在柜子里找寻要带去学校的衣服,无意中发现了父亲的笔记本。笔记本正面记录着家庭收支账目,背面则工工整整、密密麻麻地抄录着父亲上个学期写给我的四封信。我十分惊愕,原来,每给我寄出一封信前,父亲都会把信的内容一字不落地誊抄到他的笔记本上。父亲珍藏着他对我说的每一句心里话,而我却早已把那些信丢弃得无影无踪。信的内容都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与期望,而我回报他的却是不及格的分数。看着父亲的信,我愧疚的泪水立刻夺眶而出。

大一的第二学期,我成功考进了班级前五名,其中两科还考到了年级最高分。之后,我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非常认真和努力,因为我知道我是父亲的希望,是父亲一生的心血。

时代一直都在变。如今,父亲的信不再以纸质的方式来到我的身边,但我笃信:无论是书信时代,还是微信时代,父亲对我的爱从来都不曾改变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