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广告总第5047期 >2021-11-25编印

人间有真情
刊发日期:2021-11-25 阅读次数: 作者:赵柱元

三十年了,我的人生轨迹始终围绕铅锌矿、铜矿转悠着。 从乡镇的硫化铜矿到兰坪铅锌矿,矿山承载了我太多的喜怒哀乐和青春梦想。

记得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澜沧江畔一个仅有三亩地的黄柏山上安营扎寨了二十多家采矿队。炮声、马铃声给安静的矿山带来了生机,我也是那时加入矿工队伍的。

我从营盘出发,乘着车子沿澜沧江边行驶十二公里,到达甸尾吊桥。接着,我又跟着马帮爬行了四个小时的山路后才到达矿山。

两个月后,那家矿企生产经营出现问题,发不起工资,其他民工都走了,只剩下表舅和我。当时,天色已昏暗,我俩看到菜篮子里还有几个洋芋,就将其放入火中烤着吃,我俩边吃洋芋边喝浓茶充饥。

“无米无油,菜篮子也空空的,得想办法换点吃的。”表舅说。“那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村里‘讨点’。”我回答道。

我徒步走了三公里才到达离矿山最近的村子,可怎么“讨”呢?我心里犯了难。

人间自有真情在。“小伙子,跟我来。”突然有一个衣着单薄且破旧的老爷爷叫住了我。 一进他家门,我便看到破旧不堪的房子和仅有的一床羊毛毡……当我正在感慨时,他已拿起菜刀,割了一块悬挂在房梁上的板油放入了锅里。

“原本打算吃稀饭,但家里来了客人,就用这块油招待你吧!”他热情地对我说。此刻,我的眼眶被热泪充盈着,心中也有一股暖流流淌着。

“我是一个孤寡老人,无儿无女……”老爷爷眼里满是泪水地说着,而在一旁的我则静静地听着。

“小伙子,你肯定有什么困难?说来听听。”老爷爷讲完自己的故事后问我。 看着他的家,我几次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但想到仍在挨饿的表舅,我还是说了实话。

老爷爷听后从牛圈里牵出一头小毛驴,上了鞍套,叫我把放在墙角的两袋洋芋抬到驴背上,拉回矿山……接下来的日子,我和表舅每天都吃他赠予的洋芋,他的恩情我俩也一直铭记在心。

“老爷爷生活艰苦,还慷慨救济我们,我俩要进入矿洞挖出矿石,卖了后回报他。”表舅边对我说边干了起来。 我们戴上安全装备,进入两百多米深的洞里,凿岩,放炮,推车,一天、两天……我们一直坚持着,第十天,终于看到了铺满岩层的亮晶晶的矿石。

我们来不及欢呼,便以最快的速度将矿石挑选出来堆在洞口,直到堆成了一座小矿山。之后,我联系了马帮,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将矿石运到铜选厂,卖给了矿老板。第二天,我到街上为老爷爷购买了被子、床单、衣服等,又在菜市场买了一大块猪腿肉,还买了两百斤大米和一些生活用品。趁天黑之前,将物品送到了他的手中。

老爷爷见我来,赶紧招呼我进屋。我替他收拾好屋子,并和他闲聊了一整夜。第二天,我偷偷地在他的枕头下放了一千元钱后依依不舍地跟他道了别。 从此,老爷爷成了我的牵挂。每逢赶集日,我都会给他买些大米、油等物品。

能在黄柏邂逅一个淳朴、善良的老人,至今想来,我仍觉得自己无比幸运。每当想起那段经历,我都好想再和老爷爷聊聊天,吃一吃他亲手种的洋芋。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他已去世多年。

如今,餐桌上、火塘边,只要有洋芋,我就会想起那个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无限帮助和力量的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