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广告总第5001期 >2021-09-15编印

雪山深处唱“开益”
刊发日期:2021-09-15 阅读次数: 作者:彭愫英

碧罗雪山雪线圣洁,从兰坪县营盘镇到中排乡再到石登乡,巍峨雪山作陪。大华电站、黄登电站开发后,我所熟悉的澜沧江变成了记忆,激流沉睡水底,眼前的河流呈现出全新面孔,就像安静的湖泊。

沉溺于“石灯”变为“石登”的地名传说里,站在东岸观赏碧罗雪山云雾升腾的景致,耳畔隐隐传来“开益”声声。“开益”是白族拉玛人民歌的总称,有叙事和对唱两类,反映拉玛人的生活,赞美英雄,抒发感情,表达愿望,表示友爱,给予人们人性温暖。

我在河西乡共兴村聆听了民间艺人演唱“开益”,在营盘镇黄梅村聆听了拉玛协会演唱的“开益”,在中排乡碧玉河村聆听了民间艺人演唱的“开益”,尔后到达石登乡。遥望澜沧江西岸的拉竹河村,山坡上的村庄就像一对拉玛民间艺人,面对澜沧江向我唱响“开益”。

拉竹河村是石登乡位于澜沧江西岸的三个村委会之一,素有“开益之乡”之称。村庄周边竹林多,村民时常砍拉竹子回家,故而得名“拉竹河”。我参观了村里的蚂蚱、牛蜗、中蜂产业,了解了村里的产业发展情况,走在田间地头,心情就像一首“开益”,随着层层梯田流向澜沧江。倾听碧罗雪山龙潭的神话传说,沉醉在拉竹河文艺队队长和有权及成员余光妹的“开益”演唱里,时光就像一朵杜鹃花,绽放在我的心间。

拉玛人的“开益”有多少种调子,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相传有 12 种。我走访了兰坪县拉玛人聚居地,除了河西乡共兴村“杯日旺”仪式中特有的“龙马开益”外,听得最多的“开益”调子只有四五种,这是这里的拉玛人普遍唱的民歌调子,歌词不一样,但旋律相同。拉玛人方言差别大,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用拉玛语交流时,会有些困难,但通过唱“开益”的方式交流,就能理解对方所表达的意思。因为“开益”里保存着古老的拉玛语,加之,通过民歌的方式交流,免去了因发音不同而听不懂的尴尬。

所以,拉玛人喜欢用“开益”表情达意,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街头路边,还是火塘边,都时时会有“开益”被唱响。

“开益”按其内容划分,有祭祀歌、苦情歌、情歌、生活歌、劳动歌、放牧歌、节令歌及新民歌等等。新民歌主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歌颂富民政策给农村带来的巨变。

“开益”曲式结构以五声音阶为主,节奏和节拍自由,声调高亢,假嗓、喉音、颤音多,音区广。结构和格式为“七、七、五”,即每首歌由两个七字句和一个五字句的两阕组成。除格式严谨外,还讲究押韵及声调的协和统一。

“开益”采用象征、暗喻等方法,委婉曲折,寓意深刻,缜密含蓄,富于哲理,耐人寻味。

拉玛人忌讳比较多,所以才有不同年龄阶段的不同“开益”调子。我试唱了“开益”6 大调中的一段,这是丧葬歌舞,60 岁以上的人唱的“开益”调。拉玛人认为,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死了就会回到祖宗那里,活着的人要欢欢乐乐地将他送走。只要村里有人去世了,灵柩停在家里,花甲老人们就在院坝里围成一个大圆圈,一边唱一边跳,献给辞世之人欢乐的舞蹈。这是一种圆圈舞,前走三步,后走三步,要走三圈,而且还要边走边唱。这种舞蹈表达着依恋之情,前行三步表示死去的人恋恋不舍地告别,后退三步表示活着的人对已逝之人的恋恋不舍。怀着此种心情相送,唱的是欢乐歌,跳的却是悲伤舞。

“算开益”是 20 岁以上男女在结婚以后唱的“开益”。“算开益”是情歌,结婚的男女唱“算开益”,男女逗趣互相放得开,歌词表述热烈奔放,加之发音不同,适合结婚了的男女对唱。

“绒开益”是 20 岁以下年龄的人唱的“开益”,是男女谈情说爱时对唱的情歌。

“乌开益”是两地相距较远,两人用山歌传情达意的调子。以前,因交通不便,生活在澜沧江两岸的拉玛人,有的虽两地间鸡犬相闻,但互相来往则要走上大半天。

相处得好的朋友不能相见,相互思念却无法交流,于是,就用“乌开益”互相诉说,或者以此相互通知某件事。

“ 罗 哩 罗 ”是 十 四 五 岁 的 人 唱 的“ 开益”,歌词内容比较单纯,充满了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的生活情趣。

“搭开益”则是花甲老人唱的“开益”,他们回顾人生,回顾经历,音调高高低低,极其考验歌手的唱功。

长辈和小辈同在的场合,拉玛人是忌讳唱情歌的。现今的拉玛人,不再像以往那样思想封闭落后,他们的眼界得到了拓宽,在传承文化时是可以演唱情歌类“开益”的。和有权今年 54 岁,他的歌声仍旧像拉竹河的流水和绿叶,充满了原生态的魅力。他 14 岁时,从拉竹河小学毕业,父亲便开始给他传授“开益”。他喜欢唱歌跳舞,父亲的传帮带成就了和有权今天的成就。

他被当地人称为“拉玛王子”。在 2014 年云南省民歌比赛中,和有权演唱的“搭开益”还获得了金奖。

余光妹比和有权小 3 岁,她因为父母死得早,家庭贫困没能上学,从小就跟着村里人学唱“算开益”。因为唱得好,村里有红白事时,都会被请去演唱。每次演唱完后,她都会感到非常开心与自豪,因为“开益”让她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

以和有权为队长、余光妹为骨干的拉竹河文艺队,在各级部门的关心下经常到各地演出,而且还时常参加村里的文艺汇演。通过他们的努力,现已取得了一些成就。2011 年,兰坪县举办农村原生态演唱比赛时,拉竹河文艺队摘取了一、二等奖。

2012 年,兰坪县人民政府任命拉竹河村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民歌开益》传习点,和有权被任命为《民歌开益》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物。2014 年,怒江州文化局、怒江州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任命和有权、余光妹为怒江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同年,云南省档案馆颁发给和有权口述历史荣誉证书……拉竹河村村民的“开益”传承意识比较强。现今,他们对旅游业更是持乐观的态度,他们坚信有一天,旅游业会在他们这里红火起来,且这一天不会久远。村民们自豪地告诉我,村子背后的碧罗雪山上的龙潭景观是无比壮观和漂亮,他们种的农作物是纯绿色食品,他们跟我说起了养殖业、种植业,谈起了他们的原生态歌谣,他们希望有一天大江南北的游客到自家院子里,坐看碧罗雪山和澜沧江峡谷的壮美风光,品尝农家风味饭菜,听他们演唱“开益”。

如果游客有雅兴,还可以在农家住下来,跟村民学唱“开益”。

追寻盐马古道足迹,从河西乡进入澜沧江峡谷,沿着澜沧江走访江边四个乡镇的拉玛民间文艺家,与他们交流后,我不由感叹道:“高手确实在民间!”“开益之乡”拉竹河村,一首诚挚的乡愁之歌,一次丰盛的拉玛文化宴会。